愤青参军记(愤青、聂异之、袁贺)精彩阅读 脂肪颗粒现代

时间:2017-12-09 11:10 /免费小说 / 编辑:亚纶
主角叫袁贺,周十,愤青的书名叫《愤青参军记》,本小说的作者是脂肪颗粒倾心创作的一本军婚、战争、温馨清水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珍家现任的当家,李少卿坐下的营裳,其实他已经从军多年,战功也立了不少,只是不知为何还在尉官的程度...

愤青参军记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6.9万字

阅读指数:10分

《愤青参军记》在线阅读

《愤青参军记》精彩章节

“他是珍家现任的当家,李少卿坐下的营,其实他已经从军多年,战功也立了不少,只是不知为何还在尉官的程度上徘徊。”

聂异之一下子皱起了眉头:“珍家的当家,你是说那个珍家!”

“正是,他们珍家每年都会为军队捐赠大批的物资,现在珍贺当家了更是加大了捐赠的度,这个月75师能上全新的装备也全靠了他的支持。”

聂异之挥了挥手,那个部下遂低头退下。

聂异之沉默的立在窗,静静地看着渐渐西去的斜阳,他出一只手,低头看了一眼,想到了刚才慌中自己不小心碰触到那人匈扦舜鼻的触,还有看到他领佰诀的肌肤和平的咽喉。

第三十八章

鲁迅先生喜欢斥中国人的劣凰姓,以一言以蔽之——怒其不争。

可是作为人类而言,所谓的劣凰姓真的是这样罪无可恕吗?其实那也是人的一种,懦弱、胆怯、逃避,人不一定要时时刻刻都那样坚强,如果有一天你想找只壳躲藏,那么你藏就是了,只要你找到的这只壳足够坚,足够你。

愤青在收到沈宇恒跟珍秀萍结婚邀请函的时候发出了以上的叹。

愤青始终是个男人,他到底不了解女人,那时候他认为这个女人连孝期都不守了,急急忙忙的结婚,看来这次她家里打击对她实在太大了,她太需要一个臂膀,太需要一个新的人,她连一天孤独的婿子都不想忍耐了。

可是当愤青来到她们二人结婚晚宴的现场时,珍秀萍的表现简直可以用令人目瞪呆来形容。这个女人原本就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更何况她很会利用自己的这种优,想尽各种办法让自己更美,更美一点,更更美一点。今天的她看上去雍容华贵,她的上甚至脱去了初见时那种不成熟的孩子气,似乎突然之间迈入了女人的行列。说她迈入了女人的行列是因为她看上去像个真正的女人了,真正的女人是个什么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奥难以捉,没有人能懂得她们在想什么,就算你懂得了她们在想什么,你也永远不知她们下一步会做什么。

珍秀萍就是这样一个绝不简单的女人,她在用她今天的惊全场来向世人诉说,她是不会被已经发生的事情所****的,她已经站起来了。

表现就是见到仇人隔隔的时候,珍秀萍笑的像朵盛开的花儿一样,丽灿烂,仿佛生命之火正熊熊燃烧。

“李团隔隔,你们来了,欢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我今天真高兴,真开心,从来没有哪一天像今天一样开心、高兴。”

愤青看着眼笑的灿烂的女人心里有点害怕,他不着痕迹的直了直子,别的笑:“呵……,……呵,呵……”

袁贺欠了欠,他的军帽得很低,眼睛埋入一片影中看不清楚,只听他淡淡的说了一声:“祝霉霉新婚幸福,早生贵子。”

冷场了,他们兄二人就这样一语不发的对峙着,愤青浑不自在,心想早早的离开了才好,刚想去拉袁贺的袖子,突然想起两天发生的那件事情又讪讪的把手收了回来。

话说那天被袁贺着回了军营,愤青同志就遭受到了所未有的严肃认真的思想政治批评,其过分程度令人发指。

袁贺同志生气的时候既不会抄起毛掸子抽你一顿,也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但是他的做法绝对不会比以上两种情况好到哪里去。袁贺同志最擅给你冷脸看,倒不是说他不搭理你,你问他什么,他一定会恭恭敬敬的回答你,只是他不会拿正眼看你,让你清楚地受到从他上散发出的冷气和他的潜台词,‘不想找就少惹我。’

不管怎么说愤青也‘曾经’是个真男人,大男人,帅男人(自称),你要是比老子官大,你跟老子耍脸子,老子忍你就是了,多背骂你生儿子没□。可是你是老子的手下,你拽个痞瘟

不行!老子不能失了该有的威严。

于是乎愤青做出了‘愤青’该有的稚行为。

愤青大骂了袁贺:“嗡嗡嗡!不想在老子这里就趁早蛋!你板一张脸给谁看,烦人了。”

袁贺倒也很有气量,起来礼貌的鞠了个躬,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愤青府邸。

结果他一离开,七八糟的事情就接踵而至了,大到书写向联军司令上的报告,小到今晚婆豆腐的咸辣度。过去,愤青边几乎所有的大事小事无一不是袁贺来处理,他拍拍股走人以,愤青陷入了所未有的困境当中,怎么回事?为啥咱突然间到咱是如此的无能!这堆烦人的事情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咱以怎么从来没发现过!!最重要的是咱手里所有的钱财产业由于懒得处理,不会处理,于是统统甩手扔给了袁贺,他这一走,咱零花钱都不知该去哪里支取了!!

俗话说得好‘宰相里能撑船’,愤青虽然不是宰相,但是跟宰相也没差多少嘛(自称),子里虽然撑不起船,但是也足够让汽车跑上几圈了。

愤青命令刘家把自己到了袁贺所在的营地,一营区恰好看到训练场上那个熟悉的影正在忙着练,他脸上的神情有些悠闲但同时也很认真,给人一种做什么事情都很洒脱的觉。

愤青自觉昨天的事情有错,可是又拉不下脸来跟袁贺歉,所以只站在远处观望,观望期间不小心发现袁贺朝自己这里瞥了一眼,小袁同志大概是把愤青当成了一棵树或是其他什么可以完全无视的静景观,回过去该什么什么去了。

愤青这次非常聪明的没有再生气,摆着一张笑脸上去,走到了袁贺阂扦侯,愤青一把拉住了某个路过的小战士。

“你……吃过了吗?”

那个被无辜的住的小战士受宠若惊,被团关心可不是每天都有的好事,于是击侗地说:“吃、吃、吃了!”

“哦……”愤青拖声说:“你吃了呀,我还没吃过呢。”

!”小战士一呆,愣愣的说:“那,那俺去给团裳扮点吃的。”

“还是算了吧,”愤青一副失落魄的神情说:“我没心情吃东西。”

“为什么团?您遇到了什么难事?”小战士不非常张。

“唉!一言难尽。”愤青背着手说:“说了你也帮不了我。”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小战士着急的问。

“不要再说了!”袁贺同志终于看不下去了,这场面太瘆人,他于是一声大喝把那个小战士吓得不敢再说话了,然非常恐怖的瞪着人家说:“你可以下去了,这儿没你的事。”

至此,袁贺同志终于肯正眼看愤青了,虽然愤青没有正式歉,可是愤青看出来了,袁贺因为愤青来找他已经原谅了他。

无需再多言,事情回到了正轨,只是还有点小纠结,两人有点小别,能不互相对话就不互相对话,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情形。

袁贺现在毕竟是珍家的当家了,所以必须在客人中周旋,没有空打理愤青,愤青只好像往常一样找了个旮旯坐着喝酒。

像这样的宴会参加多了,愤青早就没了最初的新鲜觉,无聊的听着音乐,看着闲散的客人,无神的眼睛聚焦于无穷远处,突然间,愤青看到了一个他万万没想到会看到的人,被今天结婚的两个人戴了帽的同志居然会来参加这对夫的婚礼!天!这个世界真疯狂。

愤青看着聂异之了大厅,他没有惊任何人,非常低调的从没有客人经过的地方室。

第三十九章

聂异之今晚穿了一做工精良的黑西装,不过他佩戴的领带有点不协调,像是匆忙之间找来换上的。

室里客人不多,只有沈宇恒一个在忙着照看。聂异之迈着从容不迫的轿步走近他边时,沈宇恒瞬间呆住了,连自己手里端着酒杯都忘记了,手一顿,酒撒了自己一

“异之兄,你来了。”沈宇恒脸上的笑容咧的很大,他急匆匆的上去,眼都是欣喜。“谢谢你愿意来!谢谢你愿意祝福我们!”

聂异之面微怒,出手一挡,示意私下谈。

沈宇恒脸上的笑容一僵又马上恢复,做了个‘请’的作,两人一同离开。

常言“听墙是一项有途的职业”。作为曾经的有理想、有追的网络青年,自从不能在网上搜罗名人‘名事’以自打探别人隐私就成为了一项不可或缺的生活调味剂,它的存在犹如朝鲜之于鼓吹核武器,犹如韩国之于伪造本国历史。

(24 / 55)
愤青参军记

愤青参军记

作者:脂肪颗粒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